3万人“排队”提现,“网约车鼻祖”陷退款泥潭

   时间:2022-03-12

来源:燃财经

3月10日,黑猫投诉平台发布2021年度红黑榜榜单,网约车领域2021年度有效投诉量为71110单,较去年增长119.44%。其中,值得关注的是位于网约车领域黑榜的易到用车。

  截至目前,黑猫投诉平台已经累计收到针对易到用车投诉1600余单,但其官方的回复率仅为17%。有消费者表示打车强制收预付款,且无任何退款通道,未打到车也退款无门;还有消费者表示自己遇到了充值的金额无法退款,甚至被清零的情况。

  3月11日下午,即有乘客在黑猫投诉上发帖,称其仍有2516元未退款。

  “我使用易到用车很多年了,一开始绑定了信用卡消费,后来易到用车搞活动,充值赠送一定金额,我就充值了多次。一开始还可以全部使用帐户余额支付,2020年一次我约车时,才知道易到用车出问题了,只能用一小部分余额支付,其余部分要用支付宝或现金支付,而且用车后,易到用车也不开具发票。后来在易到用车APP上很难约到车。于是,我就想将储值全部退款,却一直无法联系上易到用车的客服。”

  也是3月11日,有司机的投诉显示,他仍有58401元无法提现,他控诉道,“三年多了一分钱都提不出来,这件事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决?”

  燃财经获悉,易到用车APP目前申请退款的排队人数已经超过3万人,账户中余额过万的大有人在。

  3月8日,交通运输部发布2月网约车行业运行基本情况,公布的订单合规率排序及累计180天未传输数据平台情况中,易到用车位列“180天以上未传输数据的网约车平台公司”名单。 回溯交通部信息,易到用车早在2020年10月,就已超过180天以上未传输相关数据。

  “易到用车的危机,早在2016年被爆拖欠供应商费用的时候就开始了,之后一路向下滑落。2019年爆出‘延迟提现’,2021年爆出‘预存金难以退回’,现在又爆出充值后资金清零、软件无法登陆的情况。”易观分析汽车出行行业高级分析师江山美对燃财经指出,乘客和司机的债务已经成为易到用车老大难问题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易到用车(下称“易到”)隶属于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于2010年5月创立,是一个汽车共享互联网预约车服务平台。

  易到可谓“网约车鼻祖”。在其成立的3个月后,卡兰尼克才在美国成立Uber;两年后,滴滴出行才在中国出现。

  2014年,易到一度占有80%的市场份额,并实现收支平衡。也是那一年,热钱流向网约车出行领域,滴滴、快的、Uber大举烧钱,搞“补贴大战”,而易到对融资谨慎,不加入市场竞争,而是选择“隔岸观火”。

  新兴的网约车市场急速换代,易到行差踏错,终至落寞。相继委身乐视、韬蕴资本,却陷于资本的纷争。如今,辜负几万人的期待,易到的沉重债务,让一个个普通人买单。

  3万人“排队”提现

  “易到用车APP目前申请退款的排队人数已经攀升至30384人,我们申请退款提现的钱什么时候能收到?”

  易到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,为了解决余额及待偿账务问题,易到于2021年9月设立了专门的“待偿账户”,随后又推出“易到权益保障计划”,用户可从“待偿账户”中进入,通过商城消费、自营抵扣、债股转换和轮候提现的方式兑换权益。 

  至今,超过3万人将易到用车APP里的余额转入“待偿账户”,“排队”提现。然而,半年过去,排队人数在增加,钱款却没有到账迹象。

  妍妍加入排队的时候,前面有两万六千人,“这得猴年马月,太坑了。”她的账户里还有378元,而当初她充值金额也就400元。

 易到用车APP截图 来源/妍妍 易到用车APP截图 来源/妍妍

  “当时我听说这个平台,‘充多少送多少’,就下载了。”但与一般充值卡不同的是,妍妍发现,每次用易到打车,并不能用充值金额付全款,还得自己再付钱,“我有朋友就充值了20元,用过一次,如今剩下16元也拿不出来。”

  公开信息显示,2015年10月,乐视以7亿美元入股易到,获易到70%股权,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。2015年11月,易到开始大规模充值返现,用户充值100元,补贴100元。

  “充多少送多少”还不够,2016年易到“充返”活动升级:充值1499元,获得乐视1S手机一部;充值2200元,获得乐视电视一台。

  妍妍就有朋友充值了几千元,彼时即赠送了乐视电视。但后来,她和朋友发现,用易到打不到车了,但充值的钱却无法退款,“联系不上客服,电话打不通,投诉也没用,躺在账户里的钱是打水漂了。”

  用易到打不到车的情况,是因为司机的余额,也就是“工资”,也无法提现。

  大树是2018年下半年开始用易到接单的,“周末闲来无事就满街跑,赚个外快。那会儿易到用车APP的钱多,比滴滴的多,充钱的人也多,单子也多。”他还认识两个朋友,都在易到充值了上万元。

  燃财经获悉,2017年,乐视深陷危机,易到被易手韬蕴资本。2018年中,韬蕴资本引入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。巩振兵入职后,易到短暂回归经营。但好景不长,2019年2月,巩振兵离职。

  令大树没想到的是,跑了几个月,赚了一千来块,才提现了四五百元,到了2019年,剩下六百多元就提不出来了。“后来计入了‘待偿计划’,目前排队2万+。”

易到用车APP截图 来源/大树易到用车APP截图 来源/大树

  看上去600元并不多,但对于跑单司机来说,那是几十单的付出,“一单多的40-50元,少的10-20元,因为我就是周末跑。后来钱提不出来,也就不做了,而且再也没跑过网约车兼职了。”大树对燃财经表示。

  可以加入“排队”退款的人,至少看到一丝丝希望,而有的人则连账号都无法登录,余额已被清零。

  妮子就遭遇了这种悲惨状况。“我每天上下班交通不便,都需要打车,易到不时有充值送费的优惠,我想着反正每天都要打车,就充值比较多。”当初,她的充值余额还有2000元,她丈夫的还有6000元,如今却连APP都登陆不进去,更不要说退款了。

  她回忆道,当初正常使用这个打车软件也就不到一年,一开始异常就是打不到车,后来账号都登录不了。“作为工薪族挣钱不容易,这样被骗,现在想起来还是很生气。但是投诉无门、钱也没法拿回来,又能怎么办呢?”

  易到用车APP账号登入异常的受害者,在黑猫投诉上也非常多。

  “网约车鼻祖”落败

  从IOS应用商店下载易到用车APP,燃财经发现,APP仍然能用手机号注册登录,但打开用车页面,定位附近并无车辆,点击打车功能,立刻出现提示,“抱歉,司机们都在服务中,暂无人接单。”

易到用车APP截图 来源/燃财经截图易到用车APP截图 来源/燃财经截图

  曾经,易到创始人周航对网约车出行的想象和规划是浪漫主义的。易到率先推出“专车”服务,“易到司机温和有礼、谈吐不凡,易到用户是中国高收入阶层。”在模式上,易到有“双选机制”与“议价机制”,为司乘两端赋予了更多选择权。

  易到大股东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2019年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提到,“(易到)派单逻辑就不一样。用户发起需求,给司机派单,确实效率更高,但在大城市是反人性的。你需要让司机知道目的地,选择愿意去还是不愿意去,易到的司机可以选择(接哪个乘客的订单)。这是易到的特点。未来我们可能会沿着这个方向做一些深化,变成司乘双方充分沟通的一个平台,现在已经有司机议价功能。”

  理想很丰满,但市场残酷的竞争并不等人。2014年,稳居网约车市场霸主的易到,本有多家投资者、3亿美元的融资可拿,周航拒绝一番,只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。但就在同一年,滴滴拿到共计8亿美元的融资,快的拿到7亿多美元,而两者随即合并,易到再难与之竞争。

  彼时,周航公开表示,补贴行为不符合经济学规律,这是一个不正常的商业环境。

  2015年,疯狂的网约车大战中,滴滴的日订单量一路突破300万,Uber的日订单量达100万。而选择围观的易到,日订单量仅剩下不到10万。水深火热之中,当时如日中天的乐视伸出援手,易到就此踩入泥沼。

  2016年夏天,加入补贴战的易到“起死回生”三个月,曾经达到过日单百万。9月,乐视手机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款项,10天后,易到被曝拖欠供应商共计5000万元。随即,到2017年,易到接连遭遇融资受阻、司机提现困难、拖欠供应商款项、乘客打不到车等连锁反应。

  2017年4月,周航创始人团队辞职。7月,韬蕴资本以债转股加投资的方式,收购乐视67%的股份,接手易到。

  短暂运营一年后,2018年8月起,易到车主再一次无法提现,个别涉及金额高达几十万元。2019年3月,易到员工爆料公司欠薪多月,随即裁员三四百人,比例近80%。

  2019年之后,每况愈下的易到,让那个“理想主义”的网约车平台成为最恶毒的龙。

  2020年6月,有网友发微博表示,“易到即使还有余额,也千万不要再使用,坚决删除,不要有任何犹豫!”原来,她无意间打开易到打车,发现有司机接单。结果路途中司机说余额只能用一部分,其他要付现,余额只能付不到五分之一。

  “更为可怖的是,路途里程多算1.5倍多,显示上下点也不对。”而这样的情况,有很多乘客遭遇,甚至还出现,司机并未接乘客,却线上计费、直接扣钱的情况。

  2021年8月,易到突然发布《司机端资费调整特别公告》,要取消传统的抽成模式,变为信息服务服务费模式,按照阶梯模式收取费用,最低1元,5元封顶。但显然,没有司机还想接这个平台的单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执行标的总金额达2.35亿元,未履行总金额为2.26亿元。而韬蕴资本被执行总金额达18.88亿元。

  出行市场浪淘沙

  困在难解的债务危机中,易到至今无法将钱款退还给乘客和司机,昔日“鼻祖”如今陷入泥潭。而随着时间推移,易到也被逐渐遗忘,也与网约车行业渐行渐远。

  前瞻产业研究院《2022年中国网约车行业全景图谱》指出,兴起自2010年起的网约车,经过10年的发展,格局已经历多次调整。

  2010年5月,易到用车率先推出‘专车’服务,易到用车也成为中国第一家出行领域互联网信息公司。2010-2014年行业处在探索起步阶段,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先后上线,各类打车软件相继涌现。

  2014-2017年期间,行业完成初步洗牌,随着滴滴出行宣布收购Uber中国,网约车市场逐步形成滴滴一家独大的局面。2017-2021年期间高德、美团、滴滴相继宣布推出网约车聚合模式,行业更加融合开放,网约车市场进入巨头竞争阶段。

  2021年,网约车行业面临最强监管。2021年7月,滴滴旗下相关25款APP涉隐私安全下架整改。根据天眼查,2021年以来滴滴出行共面临1733起行政处罚。美团打车自2021年来共面临246起行政处罚。

  针对合规运营、信息安全以及司机保障等问题的监管趋严,行业出现巨变,而订单量下降可能是最为直接的展现。根据交通运输部披露数据,截至2022年1月31日,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1月份共收到订单信息70420.3万单,但这个订单数量还未达到发布数据以来的平均数。

  2021年,滴滴APP下架,带来行业的窗口期。2021年7月,不少打车平台开始新一轮补贴战,迎来活跃用户数快速增长。移动互联网数据平台极光大数据三季度报告显示,曹操出行月活用户上升为1101.5万,T3出行为986.7万,与2021年一季度相比,增长均接近一倍。曹操出行也成为继滴滴之后,首个突破千万月活用户大关的网约车出行平台。

  市场活跃也迎来资本。2021年9月7日,曹操出行获得了38亿元的B轮融资。2021年10月26日,T3出行获得了77亿元的A轮融资。

  易观分析资深分析师姜昕蔚认为,在竞争格局上,2022年网约车市场的竞争还是会呈现点状的拓展,不同的企业在不同区域与滴滴展开市场竞争。

  “在主要二线城市,T3和曹操基本都已经进入,下一步的开城对企业的技术实力以及落地能力要求都更高,因此行业竞争不会呈现很长战线的竞争和拓展,而会呈现点状,当地头部企业的竞争会加剧。”

  “未来行业整体会更规范,无论是对于出租车公司还是网约车公司,都会回归到固定区域内的订单服务密度上,如何进行车辆调度和用户复购会成为行业中的核心竞争因素。”

  运力的提升,规模的扩大,仍是网约车平台的追求。然而,安全问题是网约车发展的高压线,合规运营、维护存量市场,也是重中之重。创新业务模式,是网约车行业需要挑战的,但不侵犯司乘各方的权益,不成为又一“易到”,也是底线。


 
 
更多>同类内容
推荐图文
推荐内容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