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新科技 » 正文

阿里重修“乾坤大挪移”

时间:2024-01-13 18:45:49

受到淘天集团2023年第三季度业绩的“拖累”,阿里巴巴这个覆盖电商、本地生活、物流、云智能、大文娱、国际数字商业、大健康等多业态的巨无霸公司,其市值竟然被“后辈”拼多多超过了。

从阿里巴巴CEO吴泳铭兼任淘天集团CEO来看,阿里巴巴正在调整战略步伐,重塑集团的核心竞争力。

换将谋转型

犹记得去年11月29日,拼多多盘中市值超越阿里,成为美股市值最大中概股。在市值被超越的第一时间,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便在内网回复员工发言,称坚信阿里会变,AI电商时代刚刚开始,既是机会也是挑战。

马云的此番发言,不仅在阿里内部引起巨浪,在整个互联网电商届,也引发大量讨论。

作为中国电商行业的领军人物,马云的每一次内网发言都代表着阿里发展的重要节点。

在发言中,马云首先表示“要祝贺pdd过去几年的决策,执行和努力”,但同时也强调“AI电商时代刚刚开始,对谁都是机会,也是挑战”。对于阿里的未来,他坚信阿里会变,阿里会改,并希望阿里内部“多提建设性意见和建议,特别是创新想法”。毕竟“谁都牛x过,但能为了明天后天牛而改革的人,并且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和牺牲的组织才令人尊重”。

经过近一个月的准备,2023年12月20日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蔡崇信通过全员信宣布了全新的人事任命: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、淘天集团董事长吴泳铭兼任淘天集团首席执行官。

蔡崇信写道:“全新的时代,需要全新的战略和组织体系变革。正视过去,面向未来,改变自己,相信经历这轮变革的阿里巴巴将完成蜕变。”

需要特别提及的是,这已经是阿里巴巴在2023年进行的第三次大刀阔斧的组织架构及人事调整。

2023年3月28日,时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发布全员信,宣布启动“1+6+N”组织变革,其中“1”是阿里巴巴集团,“6”是阿里云智能、淘宝天猫商业、本地生活、国际数字商业、菜鸟、大文娱等阿里的六大板块业务;“N”为高鑫零售、银泰商业、钉钉、阿里健康、盒马、夸克等其他重要业务。

去年5月18日,阿里宣布六个分拆板块的董事会组建完成。在新的组织架构下,阿里巴巴从大集团转向控股公司,让六大BG独立,六大BG的CEO在各自董事会的领导下,对各自的经营结果和合规性负责,张勇依然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,阿里巴巴董事会也新设两个委员会,审批各业务集团的部分最重大事项,但不再干预具体业务。

针对这一轮组织架构调,外界给了很多趋势性的解读,其中关于“接班人群体培养”的概念格外引人关注:阿里巴巴“1+6”的业务格局,除了解决组织问题以外,也将马云、张勇后第三代阿里掌门人的问题一并纳入视野。

从当时的管理层设置来看:张勇是阿里云董事长兼CEO,吴泳铭、戴珊为淘天集团董事长和CEO,俞永福为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兼CEO,J.Michael EVANS、蒋凡为数字商业集团董事长、CEO,蔡崇信、万霖为菜鸟集团董事长、CEO,樊路远为大文娱集团董事长兼CEO。6大业务格局,独立发展,既有利于提高各业务单元的活力,也有利于培养经营者和企业家,未来阿里巴巴的接班人应该也会从以上人选中产生。

随着各个业务板块的稳步发展,在去年9月10日,阿里巴巴再次迎来新一轮的人事变动:张勇同时辞去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兼CEO一职,同时辞去的还有阿里云董事长兼CEO的职务。接任者分别为:蔡崇信出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,吴泳铭出任集团CEO并兼任淘天集团董事长、阿里云董事长与CEO职务。

结合2023年12月20日的最新人事任命,吴泳铭将同时担任阿里巴巴集团、淘天集团和阿里云智能集团三大业务板块的CEO职务。这也意味着,变革数月,阿里巴巴新的战略重点和发展路径已清晰呈现。

一方面,吴泳铭是阿里巴巴集团转型的关键人物和具体执行者。另一方面,结合吴泳铭对阿里云所进行的大调整,阿里巴巴的核心战略就是“电商和云”,这也符合马云对“AI电商时代”的判断。

优化资本结构过冬

在市值被拼多多超越与布局电商向AI 时代转型的过程中,阿里巴巴也在实施股票回购与资本结构的优化,来提振投资者的信心。

首先,阿里巴巴正通过“股票回购”的方式,向中外投资人展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。

根据阿里巴巴公告,截至2023年12月31日的12个月期间,其以95亿美元的总价回购了总计8.979亿股普通股(相当于1.122亿股美国存托股)。

其次,阿里巴巴也在不断优化资本结构。一方面,通过集团实施“1+6+N”的方式,对众多的业务资产实施解绑,鼓励其进行独立的融资和IPO计划;另一方面,也在评估此前投资资产的管理风险,进行投资变现和资金回流。

阿里巴巴每年都会进行组织架构的调整,也都会引发内外部的广泛关注和讨论,而去年3月的“1+6+N”调整,其变革的剧烈程度,堪称“历史之最”。外部投资者也愿意为其买单,一是看到了企业自我变革的姿态和决心,二是也看到了部分业务板块在6-18个月内完成独立融资上市所带来的机会。

尽管,市场上一度出现了“阿里巴巴准备出售饿了么与盒马”的传言(如今已被辟谣),但从另外一个层面也说明,这些资产不论在具体的哪个业务中(如饿了么在阿里“6”大业务中的本地生活板块,盒马在“N”板块),在过去都面临生存挑战,而如今都在积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与投资机会。

在资产管理方面,自2023年11月6日至今,阿里巴巴已经 4次累计出售快狗打车718.1万股,累计套现441万港元,持股比例从11.97%降至目前8.89%。同时,阿里巴巴旗下淘宝中国也于2023年12月15日宣布计划售出2500万股小鹏汽车的ADR(美国存托股),总价值约3.91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7.8亿元),对小鹏汽车的持股比例由10.2%降至7.5%。

虽然,阿里巴巴表示“根据自身的资本管理目标,出售了所持的部分小鹏股份”,但交易背后暗示了阿里巴巴对新能源汽车市场风险的敏感性,以及对战略合作方式更为灵活的需求。这表明阿里巴巴在评估市场的同时,也在寻找更为高效的合作伙伴关系。

写在最后

《红楼梦》第二回写道:“古人有言:‘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’如今虽说不似先年那样兴盛,较之平常仕宦人家,到底气象不同。”

作为一家“巨无霸”型企业,阿里巴巴覆盖多个业态,但其中也有很多业态开始失去竞争力,且大部分企业都还处于亏损期。在知乎上也有人将阿里生态中的这种现象归结为“失去了饥饿感”,以至于在阿里的大温床中做着敷衍的日常工作,享受着旱涝保收的待遇。

通过新的组织机构变革,阿里巴巴砸了大铁锅,决绝地开始分家,也意味着正在积极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新的商业格局。吴泳铭的多重职务标志着,阿里巴巴已经选出执行团队对变革进行落地,概括起来就是“用户为先,AI驱动”。


文|商业范儿


标签: 阿里

免责声明: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内容真实性、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。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。